47154

温馨提示

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,阅读体验更好哦~

丰州第一人民医院。

重症icu监护室里。

"纪念容,你还守着这个废物干嘛?听妈的,赶紧把这家伙甩了。不然你迟早要被他拖死!"王秋芳苦口婆心的对纪念容道。

在她们面前的病床上,韩飞全身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,正一动不动的躺着。

"妈,如果韩飞活了过来,我就跟他离婚。不过他现在还没死……"纪念容声音颤抖道,无力的抗拒着。

"我不许!"

王秋芳怒了,食指颤抖着戳了纪念容胸口几下:"你怎么这么自私?你这个当姐的,不为自己考虑一下,也要为你弟弟考虑。他马上要结婚了,彩礼钱五十万……我现在去哪找钱去?你手上这一百万,给他治病就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,还不如给你弟凑个彩礼钱,再买辆奔驰!"

听妈妈提到弟弟,纪念容脸上露出悲凄之色。

"妈,这一百万可是我把韩飞的老房子卖掉,用来治病的……"

"什么韩飞的房子?那就是你的房子!你管韩飞一个外人干嘛?他姓纪吗?你弟弟才姓纪!这事情没得商量!"

病床旁激烈的对话声中,没人注意到病床上的韩飞眼皮动了一下。

他脑袋耷拉着,跟生铁似的昏昏沉沉。

他试图张开眼睛,仔细辨认出两个女人的身份,依稀觉得熟悉,又有几分陌生……

"我这是在哪?我记得我在昆仑之巅为了守护华国,迎战国外四大兵主,最终遭遇叛徒暗算摔下万丈深渊……"

韩飞回想起一些零星的记忆,蓦然,他浑身一震。

记忆的洪流汹涌而来,淹没了他。

韩飞迅速明白了一件事情--他,华国战神韩飞回到了十五年前。

只是这个十五年前的世界,是个似是而非的世界。

他的命运发生了极大改变。

在这个世界里,他从军校毕业之后,并没有跟后来一样拜师军中强者,叱咤世界战场,成为守护华国的一代战神,反而刚一毕业就被人暗算,从此身体虚弱多病,成了一个无所事事的上门女婿。

前面的两个女人,老一点的是王秋芳。

那年轻漂亮的是他老婆纪念容。

看到这两个女人,韩飞心思复杂。

他在纪家当上门女婿的几年里,过得十分屈辱,纪家对他根本看不起,各种羞辱。

但是看在纪念容的份上,他全都忍了。

纪念容对他恩重如山,他被暗算后最虚弱的那段日子,如果不是这女人悉心照顾,他恐怕早就一命呜呼。

而这次他出了车祸,又是纪念容用自己的流动资金给他治伤……甚至卖了房子。

"姐,那废物死了没有?"

忽然,icu门外响起了一个公鸭嗓子似的声音。

一个穿着豆豆鞋,黑色紧身裤,梳着小中分头的年轻人流里流气的闯了进来。

"小勇,你别这么说。他毕竟是你姐夫。"看到来人,纪念容抓住他胳膊,轻声道。

"什么姐夫?狗屁姐夫!废物一个,什么好处都没有,还天天吃我们家,住我们家的。"中分头小青年说到这里,怒从心中起,忽然间飞起一脚,重重踹到韩飞躺着的病床上。

哐当一声巨响,韩飞浑身一震,手心上扎着的一些针管随着剧烈的抖动,扎出了一道道的血丝。

"纪勇,你……你别这样。"纪念容花容失色,连忙阻止。

"想要我不这样,可以!卖房钱给我!"纪勇伸出手,冲纪念容蛮横道。

"这钱,是韩飞的救命钱……"纪念容哀求的眼神看向自己老弟。

这中分头小青年叫纪勇,是纪念容最疼爱的弟弟。

"哼,反正你这一百万卖房钱,必须给我!不过我现在懒得跟你说这些,我帮你介绍了一个人。"纪勇拍拍手,冷笑道。

这时候,他身后走进来了一个男人。

这男人约莫三十多岁,身材魁梧,满脸横肉,偏偏他鼻梁上架着一副平光眼镜,梳着铮亮的大背头,装出斯文模样。

壮汉一进来,一眼就看到了纪念容,眼睛顿时挪不开地,目光将纪念容从头到脚打量了好几遍。

此刻的纪念容温婉迷人,穿着紧身牛仔裤,将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,别提多迷人了。

被壮汉这么望着,纪念容又羞又愤。

纪勇满脸堆笑,指着壮汉向纪念容介绍道:"姐,还满意不?这位是大名鼎鼎的黑马金融公司老板匡少华,身家上亿。病床上的废物不是要死了吗?我寻思着也不能让你守寡啊,匡哥是城市青年精英,人品过硬,你嫁给他绝对赚翻了!"

匡少华不由挺了挺胸,脸上露出几分傲然之色--对于自己的资产,他还是有几分自信。

"小弟,你姐夫还在病床上呢。"纪念容小声提醒道,目光并没有去看匡少华。

面前这个中年汉子猥琐的目光,让她内心里隐隐抗拒,但是当着小弟的面又不好话说得太过。

"老姐,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。以匡哥的身家,小姑娘排着队找他呢。我这是给你一个机会!"纪勇瞪大了眼睛冲老姐道。

"小弟,你……"纪念容一听,已经不知道怎么说才好。

"什么你、你、你的!你就是傻!当初看中了这个废物,已经傻了一次,难道还要傻第二次?"王秋芳蛮横的打断纪念容的话。

她目光瞥向匡少华的时候,已是两眼火热,脸上堆笑。

"你看看这匡老板,一看就是有福之人。年少轻轻身家上亿,事业有成,这样的好人去哪里找?"王秋芳望向纪念容,颇有些怒其不争的意思。

"伯母,我只是有点小钱,太过誉了。"匡少华假模假样的谦虚了一句,顿了顿,咳嗽一声:"我这个人没什么好的,就是大方。"

匡少华故作轻松--他就是有钱,什么事情拿钱砸。

他一来就看中了纪念容,这女人要身材有身材,有长相有长相,最关键的是那股良家气质十分吸引他。

"念容,你听听!人家匡老板可是相当的有诚意!比这病床上的废物强多了!"王秋芳被匡少华的承诺砸得心花怒放,拉住纪念容的手催促道。

如果能钓到这种金龟婿,以后可什么都不用愁了。

至于此刻病床上躺着的韩飞,她巴不得这废物早点死。

"今天刚来,没带什么东西。这枚戒指聊表心意。"匡少华手心一翻,一枚晶莹璀璨的钻戒出现。

在病房灯光的照耀下,足足鸽子蛋大小的钻戒闪烁着晶莹炫目的迷人光泽。

看到这大钻戒,王秋芳的心噗通噗通疯狂的跳动。

"愣着干嘛?赶紧拿着啊。"她狠狠推了纪念容肩膀一下。

那边纪勇已经眼疾手快的将鸽子蛋拿起,硬塞进了纪念容手里。

纪念容看着手中的钻石戒指,微微一怔,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匡少华的动作太快,追求攻势太猛烈。

她并没有打算接受这钻石戒指,却被整得有些晕晕乎乎……

看到纪念容拿了钻石戒指,纪勇暗自松了一口气,向匡少华丢了一个得意的眼神。

"匡哥,以后就是一家人了!"

他心里面寻思着,只要自己老姐嫁给了纪勇,大概在纪勇那借的高利贷就能免除了。

匡少华嘴角逸出一丝弧度,自从上次纪勇将她姐的照片拿出来,他就起了心思,用高利贷逼迫纪勇。

现在看来,纪家姐弟都逃不脱自己的手掌心……

"放心,过段时间,我会跟你老姐求婚,不会让她受二婚的委屈。"匡少华点头道。

韩飞一口气被顶到嗓子眼了。

小舅子跟丈母娘,又是要他的卖房救命钱,又领个人来跟他老婆相亲--简直是骑在他头上拉屎!

韩飞一屁股坐了起来,咬了咬牙。

"要改嫁?我还没死呢!"

首页
目录
加入书架
支持作者创作,解锁后继续阅读
解锁本章:书币
余额书币:书币 | 书券
余额不足哦~
   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
    更多充值及说明
    青少年模式
   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,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,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。请监护人主动选择,并设置手机号验证。
   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>>